炒饭一号机只有段子

看到安迷修笑得很开心就很高兴了!

【kontim】【kt群活动】飞行计划


配对:kon-el/Tim·drake

分级:G

简介:【kt群活动】一个有关飞行员的梦,短打

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 Tim在一个没有犯罪和丑陋的晚上入睡,月光温柔伴他入眠。他难得睡得如此安稳,kon轻声安慰他,给他唱幼稚又走调的安眠曲。

    Tim多希望天天都这样啊,接着他昏昏欲睡,眼皮打架,在男朋友温暖的怀抱中终于堕入梦乡。

    Tim睁开眼睛,他发现自己穿着飞行员的皮夹克,戴着早期飞行员蠢兮兮又可爱无比的帽子。Tim的意识告诉自己这是个梦。

   一个有关飞行员的梦。

   “hey!”他听见熟悉的男孩,听见那个小太阳,他回头,kon抱着他飞行员的头盔看着他,脸上挂着的笑容让Tim想到堪萨斯的麦田或者向日葵。“你要过来驾驶飞机吗?”kon说。

    “额,此时你应该在非洲的坦桑尼亚呀?”Tim指出,也许他的反应没有跟上他的意识。kon对着Tim迷惑的眼睛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那个是三天前的事情啦,现在的我是睡在你身边的大男友啊。”

    Tim好奇地看着他面前的男孩,男孩高大帅气,和印象中如出一辙,他迷人的眼睛仍然像记忆中的天空,堪萨斯的那种。Tim摸上kon的脸蛋,kon握住他的手,脸蛋轻轻地蹭着。

    就像一只大狗狗,Tim想,kon的眼睛亮晶晶的,他诱导Tim随着他上前迈开步伐,“来坐坐飞机吧,平时我都是带着你飞的。”kon的脚步拍打着华尔兹的节奏,“今天你在天上开着飞机,我在旁边看着你。”

    他们开始跳舞,在草地上旋转着,踩着优美的节奏,Tim不知道kon是什么时候学会跳舞的,也许是在哪几次迫不得已偷偷跟着自己去慈善晚会时,溜进去做服务生看着自己和别人应酬着起舞时,或者哪几次在家里等待爱人回来,百般无聊从网上搜来教程,一个人在空旷的屋子里翩翩起舞。Tim的手搭在他的肩上,接着他发现自己跳的是女步。

  “不是说要飞吗?”Tim疑惑地开口,他抬头看着比自己高出将近一头的男孩,男孩的面容在阳光下模糊不清,金光勾勒出他面部的轮廓。

  “为什么我仍然在跳舞?”Tim继续问道。

   “让我们跳一会嘛。”kon说,“时间很长,我们可以跳很久,然后带你去开飞机,我们要到去一个海边的城市,或者国家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们就去看那里的黄昏。”kon闭上了眼睛,“看着那些暖阳悠悠地洒在海面上,愿有足够多的云翳,来造成这个美丽的黄昏。”

     Tim想起他似乎在哪里听过这句话,似乎是冰心的。但是那个是冰心在读者文摘上看到的。Tim恍恍惚惚地想,kon什么时候看这些书了?

  “快到了。”kon忽然说。Tim从他的肩头望过去,他看见一架安静的飞机等候在那。

    “好老的飞机啊。”Tim说,kon温柔地把Tim的脸掰过来,让Tim的嘴唇在双手对脸颊的挤压中嘟起,看上去蠢毙了。kon在Tim的嘴唇上落下轻轻一吻,好像小鸟在上面啄了一下。接着kon帮他吧飞行员的护目镜带上,并且用拇指擦干净护目镜的镜片。

   “快去飞呀,我的小鸟。”kon说,“你飞得远远的也没关系,你的超级小子总能捉住你的。”

“我就在旁边和你一起飞。”kon说。

   高空会很冷,kon帮他拉上皮夹克,高空会很美,kon陪着他缓缓上升,Tim隔着一层玻璃和kon挥手,kon在玻璃外面朝他露出灿烂的笑容,然后把额头靠在玻璃上,一双蓝色的眼睛傻里傻气地看着他。

   我的傻男孩。Tim想着,他再一次想起大狗,金毛蓬软,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忠诚地看着主人。Tim也做了个傻里傻气的动作,他隔着玻璃亲吻他的男朋友。

  “咱们起飞吧。”kon说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这种老式飞机早已淘汰了,但是Tim是谁,Tim可是伟大的红罗宾,有什么是他办不到的?Tim小心翼翼地驾驶着这个老古董,草地很大,他有足够的空间滑翔出去,尘土飞扬,kon在外面闻见草,泥土,和灰尘。他的小红鸟穿着上世纪的飞行员服装,飞机轰轰震耳欲聋,但是kon不怕,他只用看着他亲爱的小鸟,他只用看他开心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他的外星男孩一点也不惧怕飞机轰鸣,也不怕咄咄逼人的螺旋桨。

    “飞起来了吗?”kon在旁边问他。Tim朝他打了个OK的手势,接着Tim问kon,“咱们要去哪呢?”

  “被海环绕的国家。”kon回答,“塞舌尔怎么样?”

   “那可真是不错的地方。”Tim说,正常人肯定听不见,只能看见他的嘴唇张开闭合,但kon听见了,Tim呼唤他他就能够听见。

  “等到你飞过去的时候,我们大概就在黄昏降落。”kon告诉他,“这时我是最想让你看见的。”

    Tim大感意外地看着他,kon透过玻璃和发灰的护目镜看见Tim闪烁的眼睛。kon伸出手指做嘘状,好像要对这个美景暂时保密。“等你看见它。”kon说。

  “这里是哪儿啊?”Tim问。

  “不能说。”kon回答,这让Tim摸不着头脑,大草原快到尽头了,kon只是在他身边飞。

  “为什么一切发生的那么奇怪?”Tim自言自语,“这是哪啊?”

   “你的梦里。”kon说,“你的心里。”

  “不过放心,只要一路向南,你就可以看见目的地啦。”kon补充一句,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。

     天空开始没有那么蓝了,黄昏要来了。

    Tim记得他真的一路向南,他们在路上没有再说些什么。但是kon确实的一直陪着他,他在驾驶着飞机,kon就在旁边望。云层朵朵似乎用棉花糖编织,蓝天开始变成黄昏的浅金色。

   再过一会天空就要像烧着了一样,放肆的橙红将从天边蔓延,铺天盖地似乎要吞噬所有。但它热情似火,它只会铺天盖地地散开来,热情得像个久居空房的老奶奶,见着什么就露出诚恳老实的笑容。

 “要到啦。”kon说,“你看见了吗?”

  “看到了。”Tim往下看见小小的一点。

    接着他们缓缓降落,kon托着飞机落在一篇悬崖边上,悬崖下是沙滩和密集的丛林,悬崖上是温柔的林木和多情的天空。

 “你看呀。”kon指着天空,太阳慢慢地从地平线落下,炽热红艳就像一团火,它熊熊地燃烧着,周围的云翳把它渐渐吞没,橘红色铺满了天空,跳跃着光芒的海面,沙滩,还有那些温柔的林木。

   “真漂亮。”Tim说, 沙滩上没有什么人了,真奇怪,明明这些都是旅游胜地,但是Tim不太想理会这些,kon就在他的旁边,紧握着他的手。

   “对呀,它可真好看啊。”kon轻声说,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放轻声音,好像怕打扰到了谁似的。

    夜晚的颜色窜出来了, 却又不显得突兀,像是一位定时到访的客人,礼貌地探出了一点点的头。黄昏似乎退缩了,云层像是画家正在为其添上颜料和色彩,黄昏慢慢地过渡到夜晚,橙紫深蓝慢慢交换,太阳也早已没入海平线,浅紫和深蓝像随心一笔抹上最末尾的天空。

   Tim看着头顶,橙色正在慢慢变淡。云朵被夜晚染上了颜色,最后一点橙色攀附在上面久久停留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夜晚就完全占据了天空。

  “我的天啊。”Tim呼出一口气,他到底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休息了?静下心来看一次日落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奢侈了?“kon,谁教你的这些?难道不知不觉中你变得那么浪漫啦?”      

   “取悦爱人是本能。”kon一本正经地说,接着他两都开始露出笑容。kon在tim的额头上落下一个羽毛似的吻,“这里的夜晚也很漂亮。”

   “拭目以待。”Tim回吻他的男孩,他们两在布满星星的夜晚下接吻。

    kon把Tim的飞行帽摘下,放在一旁。

    Tim在kon温暖的怀抱中昏昏欲睡。

    kon唱着幼稚又走调的安眠曲。

    Tim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“祝你做个好梦。”kon说,语气轻的像是花蜜中夹藏的晨露,“飞吧,飞吧,我的小鸟。”

    Tim再次睁开眼睛是在堪萨斯早晨热烈的阳光中,看来他昨天做了一个美妙的梦。Tim揉揉眼睛,习惯性地往旁边摸去,“kon?”

   凉呼呼的,没有一个人的温度。Tim往旁边望去,整整齐齐的床单,只有自己的枕头。

    接着他意识到昨天确实只是个梦。

评论(15)
热度(24)

© 炒饭一号机只有段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